站内搜索:
当前位置:主页->法院宣传->法院文范->
突然想到“理想”这个词
作者:民二庭 发布时间:2017-03-31 16:49 来源:未知

突然想到“理想”这个词
魏兴
    突然想到“理想”这个词,其实,怎会是突然。
    三月的凉,沿着芦苇丛的荡,顺着四月的风,捎来莫名的伤。
    我曾以为,少年会沿着碧绿的胡杨林,策马扬鞭,仗剑天涯。偶遇老僧,低头垂问:请问大师,天涯在哪?是否很远?老僧双手合十,嘴角微扬,答到:不远,人在天涯,怎么会远。
    时间触不及防的捻转到了2015年夏初,七月八日,少年想在走之前向你们讨碗前尘尽忘。沿着古老的石板桥,踏着每一块砖板,那便是每一段回忆。
    五月十三日。照相当天,每个人都在用图片配一篇偌大的文字来记忆放肆的青春,少年不愿去,也不敢去触碰,他怕那似蚁穴之提,瞬乎之间大水淹没了记忆,带来一场无妄疼痛,他疯狂的玩游戏,用酒精,用装满福尔马林的药水来麻醉自己,好似自己永远沉醉于欢乐。他白天睡觉,夜晚活动,跟最少的人见面,仿佛你跟他们的相遇,只是在昨天。在终日和他们虚度的时光里,生活像流水线一样无意义,但一样美好,像是曾看的那些电影,男女主角中那些为绝望的爱赴死,但那些时刻永远不会再来。那一刻,正经的日子总是虚度,被怀念的大多荒唐,理想被淹没在夕阳下的呐喊。
    七月七日,晚。天空没有翅膀的痕迹。少年你根本不敢去想,那些没了他们的日子该怎么过,吃饭睡觉打球游戏跑步唱歌喝酒看电影,那些遥远的夜,注定孤独。然而他必须面对此刻的别离,聚散无常相聚只是有缘,别了,远方还有他们曾经一度想仗剑的天涯,等改日再见,那些年许下的诺言,一定有机会实现。  
    九月。梦中,少年沿着碧绿的胡杨林,策马扬鞭,一骑绝尘,穿越到一个人文精神失落的部落,那里到处充斥着功利和享乐,大多数人心中没有英雄也不需要英雄,那里的任何人都可以视任何人为“彼可取而代之”,很少人提及禁欲和宗教来提高自己的精神境界。少年也去学习那些拙劣的演技、贫血的歌词和陈词滥调,以满足自己近在咫尺的幻想。
    却不知,梦局窗外,秋色已深。
    梦醒,已是寒冬。